《公告》
欢迎访问嗨五三的主页


美国大选给中国提出的课题

 时间:2016-11-20 录入:haiwusan  流量:22  原文

【财新网】(专栏作家 万钊)北京时间11月9日,特朗普在美国下一任总统选举中获胜,出乎大部分人的意料。6月末还发生了一次类似的事件,就是英国公投退欧。当然,“黑天鹅”还没有结束,从下月开始,欧洲国家会迎来一系列选举和公投,奥地利、荷兰、法国、德国会先后启动大选,其中首当其冲的是下个月4日的意大利宪法改革公投。

  现在有一种观点说,特朗普当选标志着美国人民用民主又一次把美国从悬崖边上拉回来了。但是大选前,“民意”不是一边倒地支持希拉里么?画风切换地有点快。特朗普获胜,更多源于民众对现状的不满意,不过跟现状不同的选择就一定是好的吗?别忘了八年前奥巴马参选的口号就是“CHANGE”。

  从英国退欧到特朗普当选,再到下一步欧洲的可能分裂,意味着英、美、欧等老牌资本主义帝国,在民意的引导下,开始表现出“反全球化”的倾向,我联想到了清朝末年的“闭关锁国”。然而这种倾向的出现并不是无缘无故的,其深刻原因在于经济全球化和政治本地化的尖锐冲突。

  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资本可以自由流动,当海外生产的综合成本低于本国的时候,资本自然要流向要素成本更低、利润更高的地区,这会带来本国的中低端工人的失业。因此经济全球化在国与国的层面是双赢,但是在具体群体细分上则会带来“本国资本受益、本国中低端工人受损、海外中低端工人受益”的“两赢一输”的局面。但是政治却是本地化的,只有本国居民才能选总统(总理/首相),因此当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利益受损的人群越来越多的时候,在民主体制下国家自然会转向“反全球化”。

  其实美国大选的乱局也给中国提出了一个重大的课题,现在中国正在大力推动产业升级和创新发展,但是一个先进产能的诞生,背后可能是十个落后产能的倒下;另外,随着中国在产业链的位置上不断向研发、设计等中上游移动,代工等中低端工作会越来越多的外迁到东南亚和非洲等地区,这也就意味着在中国的产业升级和创新发展过程中,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被“甩下”。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协调好受益者和受损者的利益平衡,是个重大课题。

  特朗普当选后,最焦点的问题在于他竞选时的承诺会有多少落实到他施政后的政策中,当然有很多人说特朗普的竞选承诺只是随便说说,不能当真。但是1984年,政治学家迈克尔•库鲁孔斯统计了自伍德罗•威尔逊到吉米•卡特时期的所有总统,发现他们实现了73%的竞选承诺。而最近,无党派调查网站PolitiFact(政治纪实)评估了奥巴马总统竞选时许下的超过500个承诺,结果他实现了70%的目标,虽然有些结果不尽如人意。

  这也就意味着,美国总统的竞选承诺在后续的施政纲领中“落地”的比例还是非常高的,考虑到特朗普的竞选承诺大都听起来不太靠谱,这无疑给特朗普当政后的政策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特朗普在国内很受欢迎,充斥着各种段子,其中一些段子(谣言)涉及特朗普的政策选择,真假难辨,所以很可能对国内理解特朗普的真正政策产生误导。另外就是美国的CNN等主流媒体还没有做好报道特朗普的准备,这也使得国内了解真实特朗普的权威渠道受阻。

  目前而言,最及时、最权威地了解特朗普的渠道是他胜选后的演讲。通读了演讲后,笔者却发现该演讲跟国内的政策主张反而有些相似,通篇写满了这句话“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在演讲中,特朗普明确提出了一个政策建议,就是“我们将修复我们的内陆城市,并重建高速公路、桥梁、隧道、机场、学校和医院。我们将重建基础设施,这些重建项目会给数百万人带来工作”。听到特朗普要重建基建,整个市场沸腾了,但是吊诡的是,为什么中国要提出基建“托底”的时候,国内外反而骂声一片呢?

  但是靠重修基建、贸易壁垒、全球收缩就可以“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吗?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以基建为例,基建带有公共产品属性,一般由**主导,基建完善后,会吸引投资、创造就业、增加税收,进而通过外溢的综合效益来实现盈亏平衡,但是连中国的制造业都开始被越南和非洲抢走,制造业怎么会大规模回流美国?如果没有制造业的回流,基建怎么能够实现收支平衡?

  再比如贸易壁垒,美国一直诟病其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但是中国只是全球价值链中间的一环,中国从澳洲进口大宗原材料,从日本和韩国进口芯片等电子产品,如果美国打压中国出口,那么会影响整个全球产业链,其负面冲击非常巨大,而且即便美国确实下决心要自给自足,其国内的产能够吗?

  再比如全球收缩,美国在80个国家有美军基地,在大约130个国家有地面军事人员,这是一个耗资巨大的摊子。但是全球军事力量恰恰是美元霸权的保障,如果失去了美元的全球货币地位,美国的服务业竞争优势将大大削弱。美国如果放弃服务业,来跟中国竞争制造业,恐怕并不是好主意。

  其实美国现在的问题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一言以蔽之,问题在于经济的增量蛋糕越来越小,已经无法满足所有利益群体的诉求,这显然不是靠特朗普这些政策所能够解决的。解决这个问题,有两种思路:第一是重新划分存量蛋糕的分配结构,鲁迅先生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可惜中国太难改变了,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也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动,能改装。”美国也是同理,改变存量格局在哪个国家都很艰难;第二是扩大外部需求空间,进一步做大经济总蛋糕,这也是中国的诉求,中美在扩大全球市场的利益是一致的,中美联手一起赚“小钱”不是很好嘛,亚投行欢迎美国,“一带一路”也欢迎美国。

评论区


评论条

嗨五三 home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