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嗨五三 顶部

一篇文章看懂TPP和美式自由贸易

——录入admin

TPP,全称是跨太平洋[5.94% 资金 研报]伙伴关系协议(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简单来说就是美国当头儿,拉着环太平洋的一些国家签订一个贸易协定。虽然没有明说,但TPP主要用意就是排斥中国,因为协定中刻意加入一些中国目前无法满足的条件,主要是在政治、劳工和环保方面。

美国方面的说法是,TPP倡导的贸易原则是“黄金标准”,即完全符合自由贸易的原则,比如关税降为零,也就是彻底取消关税。美国要用这种黄金原则战胜中国那种有很多缺陷的贸易原则。

TPP的谈判进展并不顺利。“黄金标准”接受起来确实有难度。美国的一些坚定盟友,比如日本,都颇感挠头。最近谈判取得了重大进展。消息传来,中国国内很多人以为大难临头。中国马上就要被世界经济排除在外。更有一些妄自菲薄不解内情的人,真的以为“黄金标准”是彻底的自由贸易。他们为这种高标准贸易取代中国缺陷多多的对外贸易大声叫好。

先把结论说出来让大家安心。首先,只要中国自己坚持对外开放,TPP不会对中国经济有多少负面影响。实际上,TPP能否真正实行,要划一个很大的问号。其次,如果为了对抗TPP,中国加快扩大对外开放的深度广度,中国经济会持续发展,更上一层楼。总之,对TPP,要研究分析,要积极吸收借鉴其中有益的部分,但不用太担心。

很可能正是为了对抗TPP,中国先下手为强,已经和环太平洋国家中的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智利等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比较这些自贸协定和TPP的“黄金标准”,虽然这些自贸协定没有实现全面零关税,但还是不得不说,“黄金标准”离自由贸易更远一些。

全面零关税难道还不是彻底的自由贸易吗?当然有可能不是。妨碍自由贸易的,除了关税,还有非关税壁垒。TPP表面上是彻底的自由贸易,但美国用种种非关税壁垒严重妨碍了自由贸易。那些贫穷的发展中国家,如果严格遵守“黄金标准”,将事实上被驱逐于世界市场之外。

比如在劳工方面,美国主张采用国际劳工组织的五大标准:允许劳工自由集会结社以及集体谈判;取消一切形式的强迫或强制劳动;废除童工;消除就业和职业歧视;不得以减损或降低劳工权利影响贸易和投资。而且,美国人强调指出,美国国会将不接受一个没有强有力的劳工措施的TPP。

明眼人不难看出,这些关于劳工的标准,正是拖累欧美国家经济发展的重大因素。以禁止职业歧视为例,现实中已经发展到企业无权自由挑选雇员的地步。所谓不得减损或降低劳工权利,现实中则变成不论企业多么困难也不能降低员工收入。拜这些条文所赐,不少欧洲国家的经济陷入停滞,失业率居高不下,企业几乎已经不敢雇人了。

欧美毕竟富裕发达。自己玩自己,还能扛上一阵子。可如果越南这样的穷国也大玩“劳工权利”,固化劳动力市场,企业稍大就弄个工会天天谈判,只许雇人不许解雇,工人工资只能涨不能降,儿童没饭吃也不能去工厂干活赚钱,再懒再笨的应聘者,企业也不能“歧视”……做不到这些,就不能和美国做生意,这算什么自由贸易呢?这不是阔佬拿穷人当猴儿耍寻开心吗?

说到这里,就看出了所谓“美式自由贸易”的特点。关于这个话题,我写过一篇文章“自由贸易和公平贸易”。这里简单复述其中部分内容。

自由贸易,起源于英国。后来英国因为一战二战逐渐衰落,美国成为世界经济的领导国家。表面上看,美国继承了英国的自由贸易,可实际上,美式自由贸易和英式自由贸易差别很大。

19世纪时的英国人正确认识到,自由贸易首先有利于自己,同时也有利于他人。因此,即使对方妨碍自由贸易,比如设立高关税,自己也应该坚持实行自由贸易。就好像即使周围的人都很懒惰,不求上进,你也应该勤奋刻苦力争上游。这样做才有利于你自己。

所以,在19世纪被重商主义、高关税包围的情况下,英国率先实现单方面自由贸易——不管你们怎么样,我单方面大幅降低甚至取消关税。英国和她的殖民地——比如香港,都大大受益于这种明智的自由贸易政策。

美国人则认为,自由贸易是对他人的让步,如果不能换来对方同样的让步,就无异于吃亏。美国中国之间曾经多年围绕“最惠国待遇”争吵不休,就源于此。

美式自由贸易的成因在于,美国经济超级发达,国内市场足够大,不像英国那样特别重视贸易,而且,别国往往有求于美国,很想和他做生意,于是不得不接受美国在贸易谈判中提出的种种条件。

美式自由贸易当然比自我封闭、重商主义强多了。但这种贸易原则毕竟偏离了自由贸易的本意,存在着严重缺陷。本来仅仅是经济事务的国际贸易,被塞入了各种各样的非经济条件。当美国经济实力相对下降时,这些缺陷就开始暴露了。

美国的对外贸易,成了其国内各种利益集团争相利用的工具。这在TPP中有典型表现。劳工条款不是为了保护其他国家劳工的利益,而是要用高标准阻止他们和美国工人自由竞争。这背后的利益集团是美国工会。议员想要得到工会控制的大量选票,就必须帮助工会压制竞争,即使明知这样会损害消费者利益也所在不惜。

所以,美国人才会强调指出:美国国会将不接受一个没有强有力的劳工措施的TPP。这里所说的“美国国会”,完整表述出来其实是“因为选票原因,必然接受利益集团指挥的美国国会议员们”。

如果美国消费者也能结成强有力的利益集团,国会议员们就会转而支持英式自由贸易,关税非关税壁垒全无的国际贸易就会成为现实。但消费者太分散,无法结合在一起,更不可能控制选票,工会、环保组织等利益集团却专精此道。于是,美式自由贸易大行于世。想要和我们做生意吗?好啊,不过条件是不能冒犯我们那些有选票的利益集团。

当然,TPP的条文不会都是这些,一定会有很多符合自由市场原则的内容,但美式自由贸易的根本特征决定了,在这种贸易格局下,政治永远和经济纠缠在一起。美国国内的政治变化,利益集团的此起彼伏,随时会影响到国际贸易格局。这必然增加国际经济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比如,为了惩罚新西兰没有参与伊拉克战争,美国和参战的澳大利亚签订自贸协定,但却拒绝和新西兰签订。要知道,新西兰可是英语白人国家,是美国盟国中核心圈的成员。于是,美国企业和消费者莫名其妙地蒙受了来自美国中东外交政策的损失。另一方面,虽然语言、文化、社会制度、意识形态都格格不入,中国倒是顺利地和新西兰签订了自贸协定。

中国的经济体制和对外贸易,当然有很多问题,有很多需要改进之处。改革开放远远没有达到应有的程度。这些都必须承认,但重要之处在于,中国**不需要美国人的选票,因此对迎合美国的利益集团——比如美国工会——没什么兴趣。中国沿海的外贸企业,主要听取的也是美国消费者的需求,而不是美国利益集团的游说。实话说,中国**和企业还远远没有掌握迎合美国国内种种利益集团、借以操纵美国贸易政策的技巧和经验。

有意思的是,曾经长期自我封闭的中国,现在却成了自由贸易的强有力支持者。中国领导人出访其他国家时,经常发表促进贸易的讲话。并且,因为国力有限,因为更需要国际贸易,中国反倒不会像美国那样对贸易对象提出种种非经济要求。在贸易谈判中,中国频繁地做出大量让步。换句话说,尽管出发点不同,但中国的对外贸易,事实上更接近英式古典自由贸易。

这个现象可谓意味深长。计划经济时期闭关锁国的中国,对国际贸易、国际投资百般贬低甚至诋毁,认为这些都是帝国主义和平演变的工具,而自由贸易云云,只是帝国主义剥削广大发展中国家的阴谋诡计。

在意识形态上,中国并没有对上述谬论进行彻底清理。不少地方的政治考试中,可怜的学生们还要背诵帝国主义阴谋之类的陈词滥调。但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收益,让中国人早就放弃了对国际贸易的抵触和反对。随着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融合程度的不断深化,中国甚至开始公然倡导自由贸易。这堪称自由贸易改造世界、维护和平、扭转观念的最佳案例。英式古典自由贸易,虽然执着于经济收益,不和政治直接挂钩,但却能在最深刻的意义上影响甚至改变政治。

比较而言,美式自由贸易在改变世界、推广文明方面的效果就差多了。不仅如此,由于给各利益集团创造出你争我夺的机会,美式自由贸易还严重败坏了美国国内的政治环境。原则政治越来越多地被分赃政治取代。

自由贸易,不仅不可逆地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由于中国经济体量的巨大,也威胁着美国利益集团精心搭建的政治分赃结构。不堪忍受利益集团利用大**权力蚕食鲸吞的美国企业家,可以通过国际贸易、国际投资在中国重新找到发展机会。美国消费者可以购买到来自中国的大量商品,价格中并不包含必须支付给“工会”“地球母亲”“弱势群体”的保护费。

这种局面,当然让那些寄生性利益集团越来越不满。可以说,TPP就是他们的对策。他们搭建的那些非关税壁垒比高关税更难以克服。

虽然对付起来颇为棘手,但由于破坏了社会生产,利益集团的本质特征其实是虚弱。战胜那些贪婪的利益集团,要具备两个条件:原则和实力。有原则无实力,只会成为他们眼中的可怜虫。兴之所至,他们可能会给你点头称赞,甚至发点援助,但想要他们改变行为,根本没戏。有实力无原则,则早晚会同流合污,有样学样,也构建起侵蚀社会以自肥的利益结构。

中国经济的体量足够大,也就是拥有了相当的实力。如果中国能弥补自身的各种缺陷,同时坚持真正意义上的自由贸易原则,那么,被美式自由贸易压制很久的英式也就是古典自由贸易很有机会重返人间。

中国的软肋在于理论上的缺失。理论没有直接的力量,但内在的力量巨大无比。资本主义不是亚当斯密发明的,但没有亚当斯密的理论,资本主义只会被人们看作是原有社会的堕落形态——人们都越来越爱钱了,越来越没有人情味了。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亚当斯密发现了资本主义。

中国还没有自己的亚当斯密及其理论。虽然成就空前惊人,但中国的发展仍然被广泛认为是“不伦不类”,是正统发展模式的“堕落版”。这不仅是中国的遗憾,也是所有发展中国家的损失——很多宝贵的发展经验因此无缘被坚持和推广。

TPP对中国的排斥,并不全是坏事。首先,这种排斥必定难以执行。人们永远都乐于购买质优价廉的商品。而且美国毕竟不是苏式邪恶帝国,美国依然是人类自由的坚定捍卫者。他们能使用的干涉贸易的手段很有限,也不粗暴。所谓中国被TPP排挤出世界经济之外,完全是杞人忧天。

其次,中国对抗TPP的最佳手段,其实恰恰是不直接对抗,而是埋头拓展和其他国家之间的自由贸易。这是对中国最有利的局面。如果没有外力对抗,中国对外开放说不定还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放缓,现在有了TPP这样的外部压力,反倒让中国在对外开放上不敢懈怠。

因此,我倒认为中国不必积极寻求加入TPP。所谓“黄金条款”中不合理的部分,如果照单全收,反而会成为中国未来发展的重大隐患。以中国的经济体量和融入世界经济的密切程度,中国完全有能力、有机会主导一个国际贸易体系,让世界再次享有自由贸易带来的财富增加和文明扩展。在实力相当的竞争中,美式自由贸易其实并非英式古典自由贸易的对手。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建立健全更自由、更开放、更稳定的国际贸易格局,在美国坚持其美式自由贸易的情况下,不指望世界第一贸易大国中国,还能指望谁呢?

历史上的大国很多,但伟大国家很少。区别在于,伟大国家不仅能开疆拓土,创造财富,还能凭借自身实力给世界带来巨大的观念进步。现在谈论中国成为伟大国家,会被人耻笑为妄想。但几十年前说中国会成为世界数一数二的经济体,不也同样无人相信吗?

  • ◆That's a qu-etiwitkcd answer to a difficult question ————路人33
  • ◆No <a href="http://ighfdqo.com">quositen</a> this is the place to get this info, thanks y'all. ————路人37
  • ◆So that's the case? Quite a releiatvon that is. http://ejkgqcvsbx.com [url=http://ksumazzmbvh.com]ksumazzmbvh[/url] [link=http://iegxdv.com]iegxdv[/link] ————路人30
  • ◆Heck of a job there, it <a href="http://fxsddleiair.com">abueostlly</a> helps me out. ————路人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