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嗨五三 顶部

再议供给侧改革:包子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买

——2016-02-27 13:36:43PM——录入admin

原文链接

近日,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发表长微博《何谓供给侧改革?以包子为例》。尝试以生产包子为例,分析经济下行的原因,并提出解决方案。孙教授暗示,**税收过重,国有垄断的国计民生必需品价格过高,导致企业利润薄、商品价格高,是产品滞销导致经济危机的原因。他暗示造成经济下行的原因,一是**税收和社保缴费过高,让企业无法生存;二是垄断国企占有太多的社会资源而效率又太低,抬高了整个社会的生产成本。如此一来,解决经济下行的方案也就呼之欲出了:企业减税、削减社保、推动涉及国计民生的国企私有化。

这篇长微博看似有理有据,却让人觉得隐隐不对,问题究竟在哪里呢?

按照他的分析,经济下行全部是**的责任,征税、征收社保缴费、控制涉及国计民生的自然垄断性行业。只要**少插手经济,把一切交给市场,经济自然就能复苏。这大约就是他想说的事情。

历史却不是如此。早期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没有调节经济的职能,周期性遭受生产过剩性经济危机的打击。

19世纪中期,为了控制危机,在资产阶级的强烈要求下,出现了以**信用为担保的央行。从此,为银行提供信贷支撑,避免信用系统彻底崩盘,成为**职能之一。

19世纪末,随着贫富差距扩大,失业人数增加,各种社会矛盾激化。为了维稳,以德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先后推出现代社保制度。从此,全民社保体系成为**职能之一。

20年世纪初,极少数垄断托拉斯集团阻碍了技术进步和新兴企业发展,威胁中小企业生存,导致财富两极严重分化。为此,西奥多·罗斯福拆分垄断企业。从此,限制私人垄断、在自然垄断行业实行国有或国有控股成为**职能之一。

20世纪30年代,资本主义国家陷入长期大萧条。罗斯福总统推行新政,扩张**职能,积极插手经济,挽救了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避免了无产阶级革命。从此,努力消除剧烈经济波动成为重要的**职能。

资本主义早期,各种危机愈演愈烈,导致“守夜人”型**不得不出手挽救资本主义制度。**插手经济承担更多的经济职能,是危机的结果,而不是原因。如果没有**挽救,资本主义制度早就被无产阶级革命推翻了。

显然,孙教授喜欢讲故事,却不愿正视历史,把经济下行的责任推给**,却找错了经济下行的罪魁祸首!

“兀那东西是好动不喜静的,曾肯埋没在一处?也是天生应人用的,一个人堆积,就有一个人缺少了。因此积下财宝,极有罪的。”——《金瓶梅》

孙教授的举的包子的例子之中,强调包子的成本高,所以滞销。他分析了包子的成本,提出包子卖不出的原因是因为包子的成本之中包含税收、社保缴费和垄断产品支出。似乎有这些支出包子就要滞销,没有这些支出,包子就能一抢而空。

他回避了在市场经济中,甲方的成本就是乙方的收入。生产、销售包子的过程中,各个环节的总收入(包括包子铺的人工成本和利润)必然等于包子的总价格。包子滞销决不是因为包子价格贵,因为包子价格上涨,各个环节的社会成员的收入也会上涨。只要总收入全部用于买包子,包子就不会滞销!

他回避了滞销不滞销,都是相对支付能力来说的:包子的价格等于社会总收入,有足够的收入却不一定买包子。有足够的收入又愿意购买,才能形成支付能力。所以,分析包子滞销的原因,不能看包子的价格,而应该看支付能力。

包子生产、销售过程中的总收入可以分成三部分:财政收入、劳动者收入和资本利润。

税收主要用财政支出。国有垄断企业的利润,除了自我积累再投资以外,也要通过税收等方式上缴国库,用于财政支出。财政支出,一是购买性支出,二是转移支付。

如果财政支出用于基本建设、文教卫生、国防、行政经费等购买性支出,便会用于购买社会总产品,就是买包子。社保等转移支付,也会用于购买社会总产品。所以,无论是税收,还是国有垄断企业利润,只要不被囤积起来,都会用于购买社会产品,不会导致社会总需求不足。

劳动者收入更不会导致消费不足。大多数劳动者收入仅仅够满足基本劳动力生产再循环。即使暂时有少量结余,也是为了应对生老病死或者子女教育、买房之类的重大支出。

只要有不想消费的利润存在,就会有不想消费的收入。这才是内需不足的真正原因。简单地说,社会贫富差距过大,大多数人想消费没钱(他们想吃包子,却买不起包子,只能吃窝头咸菜),极少数人有钱用不完(他们吃包子吃得要吐,不想再吃包子,只想要钱)。这些极少数人只想聚敛金钱,用钱生钱,而不想消费任何商品——如果他们购买某种商品也是为了投资——日后卖出或收租,赚更多的钱。

一旦这些收入极高、极有钱又不想消费的人,既不想消费也不想投资,那么社会总产品必然滞销,也就是包子卖不掉。有人饿得要死,有人撑得要吐,包子怎么可能不滞销?

只要是私有制加市场经济的模式,必然出现“贫者越贫,富者愈富”的马太现象,必然存在大多数人相对贫困和极少数人聚敛并存的现象,那么周期性的经济波动便无法避免。这种内部运转机制不变,无论有没有**存在危机都无法避免。这是马克思早就指明的资本主义制度的软肋!考虑到中国目前的基尼系数,出现内需不足,经济下行并不奇怪。

这是孙教授一直不愿指明,努力回避的事情。他替极少数人开脱,转移矛盾,把经济危机的责任推卸给**。

“再没有什么比所得税、财产税和房屋税等直接税更不受人欢迎的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8卷,543页

指出经济下行的原因,必然有对应的药方。孙教授暗示经济下行的原因,是**的财政行为和国有企业提供自然垄断品,导致商品价格过高,内需不足。他暗示的药方,是**应该回到“守夜人”时代,削减财政规模和拆分、私有化垄断性国企。历史经验证明,孙教授暗示的药方是彻底的毒药。

本文指出了孙教授的荒谬,提出了对危机的解释,自然也要提出对应的药方。有没有**存在,都会有经济危机。**的财政行为可以使危机恶化,也可以缓解危机。

使用财政手段把少数人多余的财富通过转移支付等方式分散给大多数人,社会的需求便会重新旺盛起来。就是把那些吃包子吃得要吐的人的多余的钱收上来,发给想吃包子却卖不起包子的人,那样包子自然不再会滞销了。

使用财政手段可以加剧或缓解经济危机,最关键的是财政收入的来源。由于间接税容易转嫁,所以往往由社会底层承担,直接税不易转嫁,往往由直接征收对象承担。

一般说来,征收间接税,或者使用赤字财政,容易拉大贫富差距,加剧危机。从社会顶层征收直接税,转移支付给社会底层,可以缩小贫富差距;或者用于购买性支出,可以增加内需。这两种方式,均可以缓解危机。

从社会顶层征收直接税很难,首先必须了解每个社会成员尤其是社会顶层成员的财产情况,其次必然面临巨大的政治阻力。

那些大声嚷嚷要求减税或削减社保缴费的学者,并没有提出削减税收以后如何维持基本的建设、教育文化、国防和行政支出,如何不削减现有的社保福利。他们更不会主动提出用直接税替代间接税,让社会顶层多承担税收责任,减轻社会中下层的负担!他们也没有说,把自然垄断企业交给私人资本必然拉大贫富差距。西奥多·罗斯福时代已经证明,相比唯利是图的资本家,**要更多的考虑民意,私人垄断促进财富集中,必然加剧危机和社会矛盾。今天,民营的阿里巴巴对那些开网点的小店主薅羊毛,从未心慈手软!

今天中国财政的问题,并不是税收太多,而是税种有待调整:间接税太多,直接税太少,从中小企业和社会底层征收的各类税费的比例高于从社会顶层征收的比例。

现在,少数人聚敛了太多的财富,基尼指数太高,内需不足,经济不断下行。这些人为富不仁,他们不但不感激让他们暴富的社会,回馈其它社会成员,还把经济下行责任推给**,转移民间对经济下行的不满情绪。不仅如此,他们看不到无产阶级革命的风险,得陇望蜀,希望通过瓜分国有资产,控制自然垄断行业,获得超额利润,攫取更多的财富,推行西式民主操纵、控制甚至颠覆政权,彻底统治社会。

那些被资本豢养的学者自然为资本辩护。一般来说,他们也是积极鼓吹西式民主的人,孙教授即是这样的人。所以,他抛出各种奇谈怪论并不稀奇。

附:

《孙立平:何谓供给侧改革?以包子为例》

清华大学教授、著名社会学家孙立平

事情的起因是,有一次去芜湖。芜湖有一家据说始建于光绪年间的包子铺。一天早上,朋友带我去那里吃包子,就联想到现在人们讨论的供给与需求的关系。所以,回来就写了一篇长微博。

后来觉得当时一些问题没有说清楚,现在重写一遍。现实是:很多包子做出来了,但是卖不出去(通常说的内需不足或产能过剩)。

于是,从需求侧做文章,号召人们买包子,并促进包子外销。但从效果看,人们买包子还是不踊跃,而且外销也基本饱和了。这意味着在需求侧做文章的空间已经不大。

于是,目光转到了供给侧。一看供给侧,问题来了。原来包子做的就有问题,好吃的包子很有限,无法下咽的包子做了一堆。

这样,新的思路就有了。多做好吃的包子,少做或不做无法下咽的包子(即供给侧改革,发展新兴产业,提供适销对路产品,去库存,消灭过剩的产能)。

这个思路对不对呢?当然对。但谁也没想到的是,大量的好吃的包子做出来了,结果销量还是没增加多少,很多人还是不买这包子,而是弄两个馒头夹点咸菜就完了。

一问,问题清楚了。你们为什么不买包子吃馒头?因为我们买不起,包子10块钱一个,这一笼就100块(夸张点,为了好算账)。而馒头5毛钱一个,两个一块钱就搞定了。嗯,看起来还是需求的问题。但需求的问题在哪呢?哦,对了,价格,价格,10块一个包子实在是太贵了。

于是,找到了老板:你的包子卖得这么贵,怎么行啊?降降价,销路不就上去了吗?

但没想到,老板也是一肚子苦水:我也知道这包子贵啊,我也知道10块钱一个包子人们买不起啊。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这一个包子里,税就占了5块。原料面肉菜虽然不贵,可运费贵啊,每个包子物流的成本就合一块钱,房租一块钱,再加上人工还有其他的七七八八的费用,你知道我一个包子才赚多少钱吗?两毛钱!我怎么降这个价啊。

现在知道问题的症结在哪里了吧?就在供给和需求的中间地带。由于这个中间地带的扭曲,就造成了我说的,企业生产什么什么不挣钱,消费者买什么什么贵的不得了。结论是什么?就是我前些天说的:只有疏通中间,才能打开两侧(供给与需求)。

点评:孙教授的结论,帮他诠释一下:所谓中间地带的问题,理解有两个,一是**税收和社保缴费过高,让企业无法生存;二是垄断国企占有太多的社会资源而效率又太低,靠价格垄断生存,抬高了整个社会的生产成本。

如国际油价由140多美元跌到了现在20多美元,可是国内汽柴油价格仅仅下跌了约30%,是美国的2倍多,**和垄断国企都得利,但抬高了全社会的生产成本,降低了中国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同样的,房价这么高,土地和税费占了大约70%,这个钱都被**拿走了,而高房价带动了几乎所有物价的上涨,降低了中国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所以,**应减税降费。媒体炒作的所谓供给侧改革,纯粹是瞎忽悠!泱泱大国,每年培养出的博士全世界第一,为何不搞点有意义的发明、创新呢?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责任编辑:胖头陀 图片编辑:Negation.N)

  • ◆财富分配不适当造成供需不匹配 ————admin
  • ◆Thanks for the great info dog I owe you biggtiy. ————路人39
  • ◆What <a href="http://gvrcnqf.com">lieaibtrng</a> knowledge.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路人42
  • ◆It's always a pleasure to hear from someone with exepetisr. http://klnldxqjttt.com [url=http://ytlnhqr.com]ytlnhqr[/url] [link=http://tuqcwg.com]tuqcwg[/link] ————路人33
  • ◆Hey, <a href="http://lbllrh.com">kilelr</a> job on that one you guys! ————路人2